? ?
?
?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文化園地
視力保護:
【廉潔文化征文】感悟信仰
日期:2019-06-03 訪問次數: 字號:[ ]
  寫下“信仰”這個詞的時候,其實我并不是很清楚自己要表達的是什么。但是那個一直盤旋著的思緒,像在罐子里發酵的一個又一個細胞,在胸膛跳動著沖擊著,長久以來不斷的聚集,仿佛一個水囊不停地膨脹在尋找出口。今天,隨著周乙的倒下,就像一根針扎破了鼓鼓的氣球,我終于明白了,讓自己或迷惘或感動的情緒,是因為“信仰”。是那份在一個又一個平淡的日子里自己依舊有著的最純粹的對生活對生命的意義找尋的勇氣。

  周乙是電視劇《懸崖》里的主人翁,他的扮演者是張嘉譯。先聲明自己不是追星美眉也不是追劇宅媽,讓我注意這個劇和演員的,只是某一天在等公交車時聽到的一句臺詞:“信仰來自自己的內心,經過總結思考出來的信仰不是真正的信仰,真正的信仰不會因為一時的看不清楚前面的路就改變……” 信仰,多么沉重而又講究的字眼。年過不惑,整天忙著算計柴米油鹽,在雞飛狗跳的現實生活里收拾一地雞毛疲憊不堪的我的信仰是什么?堅守信仰,是我從小就接受的教導。可是什么時候,堅守信仰似乎成了人們嘴上說說但卻是可以隨時隨地隨便就放棄的一件事。面對生活的各種挑戰,在現實的重重壓榨下,我該堅守什么樣的信仰?

  回到家我就去查關于信仰的解釋,有一段讓我印象特別深刻——在信仰中,人擺脫了實在的困苦和困惑,獲得了精神寧靜,實現了對自身和生命的超越。原來,信仰就是自己相信的追求的并且為之堅持的,為了達到自己所要達到的忘記甚至舍棄除此之外一切的一個“境界”。在這個層次上,我由衷的欽佩在特殊年代那些為了民主自由犧牲自己生命的人,他們是真正的英雄。隨即我捫心自問,在和平年代,談論信仰還有意義嗎?會不會不合時宜,讓人認為是在嘩眾取寵?

  因為如今似乎已經沒有任何東西可以讓我們把信仰凌駕于生命之上了。

  有的人說,我沒有信仰。也有人說,我曾經有信仰,現在沒有了。其實是我們把信仰模式化了,是認知的膚淺。和平年代的信仰肯定沒有戰時那么慘烈,但是真實的平淡最磨人。柴米油鹽的每一個細節讓生活生動又世俗;職場里沒有硝煙、笑容可掬的明爭暗斗一次又一次的考量每個人的“三商”;層出不窮的“八卦”、聳人聽聞的“新聞”,如新鮮出爐的“胡巴”沖擊著我的視聽,也不斷的刷新我的“三觀”,還有那些或明或暗或溫暖或尖銳的世事糾纏……真的,我累了。那些看不見摸不到不能用不能吃的“信仰”真的就是鏡花水月,充其量是“抖音”里糊弄人沖流量漲人氣的搞笑元素。

  其實無需把信仰局限在宗教和主義單一的層面,也不要深化到不食人間煙火的高度。人為什么會有信仰呢?擁有信仰的前提是擁有目的,自然人存在和活著就是目的。但是僅僅考慮現實和及時行樂并沒有給我帶來更大的幸福,半夜三點醒來,想著的是還沒有結尾的工作,是兒子的補習費,是車子的保險要到期了,是催繳物業管理費的通知……生活適時的在給已經兵荒馬亂的我彈奏不和諧的音符,給我帶來了日趨嚴重的失落感無力感。這個時候我突然發現自己需要尋找一種力量,一種在最艱難的情形下支撐的力量,一種在最困惑的境地里獲得幫助的力量,這個力量就是我的信仰。

  工作確實繁瑣,但是完成任務的喜悅也是真實的呀,周末奔波于各個補習機構確實辛苦,可是虎仔仔學到的是受益終身的知識,我們是賺了呀。我的信仰就是把“華麗的袍子上”那一個又一個虱子一一消滅。信仰,并不是讓我相信這個世界上有無所不能的神,而是告訴自己,活著要有一顆無畏的心,有和不協調不如意抗爭的勇氣。

  這一刻,心像一潭湖水被石子撞開激出波紋,一圈一圈的蕩漾開來。看,行道樹中間有一株薔薇沖著我微笑,它就是信仰。聽,鳥兒站在樹枝上歌唱,它們也是信仰。信仰就是看清生活的一地雞毛依然從容不迫走著自己節奏的淡定,就是面對生活的流沙俱下依然閑逸自得的泰然。將心安放好,讓眼睛去發現美好,堅守熱愛生活的“信仰”,此生足矣!  鄧雪媛

打印】 【關閉



? ? ?
艺伎与武士在线客服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